FFI总部 FFI澳大利亚 FFI美国 FFI博客FFI微博网上图书馆FFI视频FFI百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三江源水环境状况逐渐改善

来源:新华网 作者:张进林 姜辰蓉 何伟

        8月,黄河源头“姊妹湖”之一的鄂陵湖畔水鸟翔集,绿草如茵,青色的湖水与略带浑浊的黄河水交融后,蜿蜒向东流去。

        24岁的藏族牧民桑巴拉家的“夏窝子”(夏季放牧的帐篷),就扎在离鄂陵湖出水口不远的草场上,他每天都会赶着30头牦牛和60只羊在附近放牧。

        桑巴拉告诉记者,父亲和两个妹妹都搬迁到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城定居了,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则留在草原放牧全家的牛羊。生在湖边、长在湖边的桑巴拉看惯了湖水的潮起潮落。

        “我记得9岁时,这里水多,草长得很好。后来大约在我16岁的时候,湖水退了好多,草也不好好长了,许多牛羊都挨饿了。”桑巴拉说:“这两年水又多了,草长得也好,牛羊都吃得饱。湖水年年都在涨,和我小时候的印象差不多了。”

        气象部门的卫星监测数据证实了桑巴拉的感觉:2003年,鄂陵湖和扎陵湖的水域面积达到历史最低点,分别是578和493平方公里;2011年,两湖的水域面积则增加到677和560平方公里。由于降水的持续增加,玛多县这个“千湖之县”过去萎缩和干涸的湖泊多数已经恢复。

        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汇水区,长江、黄河和澜沧江干流总水量的2%、49%和15%来自于这一地区,素有“中华水塔”之称,是中国最为重要的生态功能区之一,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河湖分布最集中的地区。
   
        然而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冰川后退、雪线上升,直接影响了三江源地区高原湖泊的水源补给。人口压力的增加和不合理的生产经营活动,更加速了当地生态环境恶化。
   
        为了拯救三江源头生态环境,2005年,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获国家批准,规划投资75亿元。工程涉及退牧还草、湿地保护和人工增雨等22个子项目,项目实施区主要在玉树、黄南、果洛、海南4个藏族自治州为主体的青海南部,面积超过15万平方公里。
   
        截至目前,三江源地区已有1万多户、近5万名藏族牧民搬离了祖祖辈辈生活的草原,迁往城镇居住。其中玛多县就有585户、2334人实施了禁牧搬迁,也就是说,这个县六分之一的人口成为“生态移民”。
   
        “2005年气象部门开始在三江源地区实施大规模人工增雨作业,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青海省气象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周秉荣说。截至2010年,人工增雨为三江源地区增加降水超过310亿立方米。
  
        经过6年来的大规模保护与建设,青海省在“世界屋脊”开展的生态修复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中期评估认为“通过工程建设,三江源地区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局部地区生态状况有所好转”,并呈现了“增水、增草”现象。
  
        青海省生态办公室兼三江源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李晓南介绍,在近几年降水量增多、地面植被恢复和人工增雨的共同作用下,三江源地区主要湖泊面积净增加245平方公里,其中乌兰乌拉湖增幅最大,达到83.2平方公里,其余湖泊面积增加5.29至23.73平方公里;黄河源头“千湖”湿地开始整体恢复,湿地生态特征和湿地功能整体性明显增强。
   
        据监测,2005至2010年三江源地区地表水资源量平均值为498.4亿立方米,与2004年的405.78立方米相比增加了22.8%;2005至2010年多年出境水量平均值为564.35亿立方米,与2004年的477.00亿相比增加了18.3%。
   
        同时,三江源地区11个水环境监测断面年度水质类别均优于《国家地表水环境标准》Ⅲ类标准要求,源区上游饮用水水源水质均符合国家饮用水水质标准。
   
        “上述数据充分说明,三江源地区水量水质条件明显好转,河流生态系统开始有效恢复,河流健康水平逐年改善,水源涵养能力整体提高,‘增水’效果明显。”李晓南欣慰地说。
   
        据了解,目前,三江源地区正在酝酿中国首个生态补偿机制实施方案,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生态保护机制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今后发源于三江源地区的水资源将不再免费,江河中下游省区要缴纳一定的“生态补偿费”。(完)

关注领域
濒危树种的保护
濒危灵长类的保护
青藏高原草地资源管理
生物多样性主流化

CopyRight © 2001-2012 www.ffi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