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I总部 FFI澳大利亚 FFI美国 FFI博客FFI微博网上图书馆FFI视频FFI百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探秘雨林精灵海南长臂猿

文/海南日报记者 范南虹 通讯员 杨 民

 此次怀孕的B群2号母猿。

A群长臂猿一家子其乐融融。

B群一只雄性长臂猿在采摘野果。

本版图片由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提供

近日,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传出喜讯,保护区监测人员观察发现,一只海南长臂猿有“喜”了,今年底是它的预产期。
  
海南长臂猿,是目前仅生活于霸王岭热带原始雨林的国宝,因其生境人迹罕至,加上从事海南长臂猿研究的专家很少,它们的生活习性少为人知。借此次海南长臂猿传出怀孕喜讯之机,本报记者多方采访研究海南长臂猿的专家以及跟踪监测的队员,向读者披露这个可爱的雨林精灵的秘密。
  
10余天的暴雨之后,海南难得的晴好天气。霸王岭自然保护区的热带雨林里,阳光穿过枝叶的间隙,照耀着雨林里的生命。B群海南长臂猿的2号母猿,金黄的毛发在阳光之下,像披缀着一身金线,看起来尊贵耀眼。虽然肚子已经明显凸起,它还是愉快地在树与树之间腾挪嬉戏。它怀孕了,这给濒危的海南长臂猿种群的恢复,又带来一缕新的希望。据监测队员观察,它怀孕可能有3个多月了,今年底是它的预产期。
  
海南长臂猿,是目前仅生活于霸王岭热带原始雨林的国宝。目前,海南长臂猿有2个家庭群共22只,其中A群11只,B群7只,另外还有4只独猿(含一只母猿)。因其生境人迹罕至,加上从事海南长臂猿研究的专家很少,它们的生活习性也就少为人知。借此次海南长臂猿怀孕之机,本报记者多方采访研究海南长臂猿的专家以及跟踪监测的队员,向读者披露这个可爱的雨林精灵的秘密。
  
染色体只比人类少一对
  
在4种类人猿(猩猩、大猩猩、黑猩猩、长臂猿)中,长臂猿体型最小、行动最敏捷,它分布在东南亚的热带雨林、季雨林和常绿阔叶林中,是亚洲最珍贵的自然遗产之一。
  
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介绍,海南长臂猿是我国6种长臂猿之一,是热带雨林中的指示物种。它的骨骼、四肢、五官、内脏、血液、神经等与人类基本相同。例如,它们在身体构造上有许多方面和人类极为相似,牙齿都是32颗;血型也有A型、B型和AB型;细胞中的染色体数目有22对,比人类只少一对;月经周期也和人类相差不多,都是30天左右。
  
海南长臂猿在心理、生理、感情等方面也与人类相似,因此它是人们研究现代心理学、动物学、人类学、生命学和社会学的重要实物,在具有很高的生态保护价值之外,还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经济价值。
  
食物多达80余种
  
海南长臂猿的食性很杂,研究人员曾经以为它是素食主义者,但随着观察的深入,监测队员也记录到它在树上有捉昆虫吃的行为。
  
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刘振河多年观察,共记录到海南长臂猿食物49种。但是,1998年,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投入海南长臂猿的保护,他们帮助保护区建立起了一支专门的监测队,对海南长臂猿行为、数量变化、觅食路线等进行仔细观察,并定期记录,发现海南长臂猿的食物多达80余种,尤其喜欢肉厚多汁的成熟果实。
  
根据这份菜单,从2007年开始,霸王岭保护区与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合作,实施“海南长臂猿栖息地恢复项目”,对霸王岭地区的次生林、残次林进行改造,抚育能为海南长臂猿提供食物的乡土树种,从而恢复雨林植被,改善和扩大它们的栖息地。
  
短短3年多里,共完成栖息地改造面积近3000亩,种植海南长臂猿喜食树苗84134株,最主要的品种有笔管榕、高山榕、青果榕、光榕等。今年7月,又在横穿海南长臂猿现存的核心栖息地南叉河-东三大沟-东二地区,种植重阳、笔管榕、高山榕等大树50株,为其建设食物廊道。
  
终其一生足不下树
  
无论是睡觉、玩耍,还是觅食、行走以及谈“恋爱”、生子,海南长臂猿所有的生命过程都是在树上完成的,它一生之中从不在地上活动。
  
贵州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周江博士,曾在霸王岭对海南长臂猿进行过长达两年的跟踪监测,他发现这些雨林的精灵都习惯在高15米以上、胸径20厘米以上的大树上活动。
  
如此高的大树,万一失手怎么办?上个世纪60年代参与海南岛鸟兽调查、与海南长臂猿亲密接触的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徐龙辉教授告诉记者,海南长臂猿特殊的四肢结构,保证它绝不会失手。
  
它们上肢下垂超过膝盖,两臂伸开宽达1.7米左右;手掌比脚掌还长,拇指可与其他四指对握,形成杯状。所以,海南长臂猿的手臂不但是采摘果实,捕捉虫子进食的主要工具,还和脚一样有行走功能。
  
“它的长手掌是适应树栖生活的结果。”徐龙辉告诉记者,海南长臂猿行走方式既特别又优美,像杂枝演员在高空表演飞人技巧,它们可以借助长长的手臂和臂力,从一棵树上跃起,用荡秋千方式把自己荡飞出去冲到9-10米远的另一棵大树上。由此可以想见,人要在树木茂盛的雨林里追踪观察海南长臂猿得有多难!
  
而且机警的猿群为了避免途中攀上枯枝朽木而摔下,一个群体的行走路线比较稳定,不会轻意另选新径。
  
像人类一样组建家庭
  
海南长臂猿也像人一样,具有社会性,它们是群居动物,以牢固的家庭为单位进行活动。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陈庆曾拍到海南长臂猿一家三口的温馨镜头。
  
成年雄猿(也就是这个家庭的父亲)是家庭的首领,当群猿戏耍觅食时,它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会坐在高高的树顶瞭望,以策安全。若发现它们活动地域中有其他猿群入侵,它就会率领家庭成员驱逐入侵之敌。
  
海南长臂猿的家庭意识很强,在一个成熟的海南长臂猿家庭中,往往有一个成年的雄性个体,2-3个成年母猿,另外还有数量不等的仔猿。婴猿出生后,由母亲抚养,雄性幼猿在它们未成年之前都与整个大家庭和睦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性成熟,需要配偶获得交配权时,才会被驱逐出去。小猿仔出生后,母猿即搂着幼仔四出活动,长至3-4公斤后才逐步离开母亲,独自活动。如果遇险,小猿不幸掉落地面,母猿或猿群首领往往会不顾一切前去抢救。或者夫妻中一方被猎人射杀,另一方不会逃离,所以盗猎往往一次会打到一雄一雌两只海南长臂猿。
  
怀胎六月母慈子爱
  
“B群2号母猿的体态特征有了很大的变化:乳房增大,明显凸起,肚子也显得突起,活动的动作也明显缓慢,而且7月份曾监测到2号母猿和3号大公猿有过交配行为,2009年初生的婴猿已经完全脱离2号母猿独自活动觅食,感觉2号母猿已经怀孕……”
  
这是霸王岭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曾新元日前给记者提供的该局最新的海南长臂猿野外监测情况报告。
  
B群2号母猿怀孕了。人们会好奇地问:海南长臂猿孕期多长?它们在高处是怎么生产的呢?龙勇诚告诉记者,同为灵长类动物,海南长臂猿的怀孕周期比人类短,大约6个多月。“它们的性成熟周期很长,至少在10年以上。”
  
龙勇诚说,成年雄猿和未成年的雌雄幼猿体毛都是黑色。雌猿到性成熟后会褪去黑毛,换上金黄色体毛,但头顶处还有一块黑色毛发。
  
据观察,海南长臂猿分娩时,婴猿的头部先从母体中出来,随后是身体和四肢。“婴猿的上肢一从母体中娩出,它就会紧紧抱住母亲的腹部,所以,不用担心分娩时婴猿会从高处落下。”龙勇诚告诉记者,在两岁之前,仔婴从不开离开母体。
  
雄多雌少盼添“千金”
  
2号母猿是位英难母亲,它每隔两年生一胎,这是第五次做母亲了。“这实在很不容易啊!”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海南长臂猿监测队队长周照骊告诉记者,海南长臂猿中性成熟的母猿仅有5只,其中一只因年老,已丧失生育能力,还有一只雌性独猿,虽然在上个月的监测中,观察到它和另一只雄性独猿一块活动,但尚未确定它是否组建起新家庭。
  
虽然海南长臂猿的种群数量在逐渐恢复,但令人担忧的是,近几年产下的婴猿都是雄性。10月22日,记者在与曾长期担任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局局长的王春东讨论这一问题时,他焦急地说,这说明海南长臂猿的生存环境较差,食物不够丰富。“通常动物在获得食物不足的情况下,容易生出雄仔。”
  
“如果下一代中没有雌猿的话,海南长臂猿便很危险了。”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教授江海声告诉记者,没有雌猿出生,那些独居的雄猿便难以配对组建起新的家族群,而现存的家族群因为自然衰老,将在若干年后消失。
  
因此,对于这位英雄母亲,人们都在翘首期望它能为海南长臂猿大家庭添一宝贵的“千金”。

关注领域
濒危树种的保护
濒危灵长类的保护
青藏高原草地资源管理
生物多样性主流化

CopyRight © 2001-2012 www.ffi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