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I总部 FFI澳大利亚 FFI美国 FFI博客FFI微博网上图书馆FFI视频FFI百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轻舟纵过万重山 两岸猿声亦难寻

原文地址:轻舟纵过万重山 两岸猿声亦难寻 作者:张一诺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唐代诗人李白于流放途中得到赦免,遂作此诗,反映了“酒中仙”轻快愉悦的心情。

然而纵观历代文学作品,“猿”出现的地方,其实多为传达悲音。如,“猿鸣天上哀”、“杜鹃啼血猿哀鸣”、“风急天高猿啸哀”等。

现代类人猿有2个科:长臂猿科(Hylobatidae)和人科(Hominidae)。人科中现存的除人类以外,还有大猩猩属、黑猩猩属和猩猩属。其中,长臂猿最为细巧灵活,又能啼擅歌。长臂猿的悠悠鸣叫,仿佛诗人的吟咏喟叹,它们或许因此博得诗人青睐,成为常常出现在古代诗歌中的动物。

如果有所谓宿命,“断肠猿”的声声愁,是否映照着长臂猿如今濒危的处境?据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中国灵长类项目负责人阎璐介绍,我国共分布有6种长臂猿,分别是:西部黑冠长臂猿、东部黑冠长臂猿、海南长臂猿、白眉长臂猿、白掌长臂猿和白颊长臂猿。如今,这6种长臂猿的野生种群总数不超过2000只,成为比大熊猫、金丝猴等“国宝”、“明星”更为珍稀濒危的动物。

阎璐说:“我国长臂猿的野外生存面临很大威胁,特别是白掌长臂猿和白颊长臂猿,在近几年的调查中,一直没能在野外发现它们的身影。”
 

长臂猿的形象不能只从画中拾取

国画大师张大千先生一生与长臂猿有着很深的缘。他十分喜爱长臂猿,也因此留下了诸多描摹长臂猿的作品。

沿着时间的脉络上溯,我国历代都不乏以长臂猿为表现主体的画作。频频现身画中的长臂猿跟白颊长臂猿外形很相似,但现在白颊长臂猿在我国的野外分布已经很稀少,据研究人员调查估计,数量只有10来只。

事实上,不独白颊长臂猿生存状态危急,整个长臂猿家族,都到了存亡之境!

据了解,我国目前数量最多的长臂猿是西部黑冠长臂猿,大概有1100-1300只。其次是白眉长臂猿,数量少于150只。海南长臂猿和东部黑冠长臂猿的数量,仅徘徊在20只左右。

“如今,长臂猿已成为最需优先保护的物种之一,可惜人们对长臂猿的了解和关注仍然很少。像金丝猴、白头叶猴等,许多机构都在对其进行研究和保护,但针对长臂猿的保护和研究还是太少。”阎璐说。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最近几年,相关政府部门、保护组织已经行动起来,希望为拯救长臂猿做出努力。

阎璐进一步介绍说,我国6种长臂猿中,海南长臂猿和东部黑冠长臂猿的保护工作已渐渐步入“轨道”,引起社会和公众的关注,取得了一定成绩。目前,FFI正在积极推动长臂猿保护网络建设和发展,针对分布点比较零散的西部黑冠长臂猿、白眉长臂猿等,在各保护区、研究机构和政府主管部门之间搭建了信息交流、保护经验分享的平台,并逐步制定这几个长臂猿物种的保护行动计划,为长期有效的保护把握方向。

在国际森林年重新认识长臂猿

今年是国际森林年,许多生态保护活动都围绕“森林”展开。阎璐认为,长臂猿与森林相辅相成:长臂猿是森林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也是森林健康的标志。

阎璐介绍,长臂猿生活在亚洲的热带雨林、季雨林和亚热带中山湿行常绿阔叶林中,那里一年四季都长满鲜美的果子,正好符合了长臂猿最喜吃野果的“挑剔”食性。不过,虽然长臂猿口味“刁”,但它们也因此担当了森林植物种子传播的角色。

阎璐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在森林里,鸟类、松鼠和部分小型猫科动物也吃一些小果子,但高大树木的种子传播则需仰仗长臂猿。

其他能发挥这样作用的动物——比如野牛等——都已灭绝了。可以说,没有了长臂猿,森林里其常食果实所属大树的数量就很可能下降,生物多样性自然难以维持。”

反之,伴随着长臂猿的不懈耕耘,林子里的大树愈加茂盛,这一区域的其他物种也将受益。

因为长臂猿在树冠层活动,且活动范围较大,对栖息地的要求很高,需要面积足够大,并有高大乔木连续分布的森林。这也是长臂猿被当作森林健康标志的原因。

曾经的伤害 现在的瓶颈

在我国,长臂猿分布的海拔平均为2000米,最高可达2700米,而在东南亚很多地区,长臂猿一般只在海拔200-1200米高度的区域活动。因此对我国分布在高海拔区域的长臂猿开展生态学和生物学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与国外相比,我国长臂猿的研究工作还处在初级阶段,大多开展基础性研究,而在国外,则将灵长类动物与人类进化的研究联系起来,深刻而具前瞻性。

“深入研究长臂猿,需要对其‘习惯化’,即让长臂猿习惯研究人员的跟踪观察,在工作人员近距离观察时,它们能够不受影响,依然表现出自然状态下的行为。”阎璐认为,长臂猿习惯化研究必不可少,然而,由于历史上我们对长臂猿有过太多伤害,导致野生长臂猿非常怕人,我国的长臂猿习惯化研究难度很大。

此外,习惯化研究的样本量太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长臂猿种群太小,研究人员很难得出具有普遍性的研究结论,并需要为之付出更多艰辛的努力。

在短时间内,长臂猿种群数量难以得到大量增加。“目前最关键的,还是保护好现有的长臂猿栖息地,尽可能通过植被恢复来扩大适宜栖息地的面积,在不同森林斑块间建立廊道,使生态环境利于长臂猿种群的繁衍生息。”

历史上,由于偷猎、大面积砍伐热带雨林,长臂猿的栖息地面积急剧减少。近年来,偷猎等现象已经减少了,但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又出现了新问题和新矛盾。

人口增长过快、经济发展需求导致当地村民需要更多耕地,而发展农副产品,大量种植经济作物和林木也对天然林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对此,阎璐建议,地方政府应更加重视土地利用规划和扶贫建设项目规划,在开发之前做好评估。要真正意识到物种保护的重要作用,在资金、人力等方面给予支持。

关注领域
濒危树种的保护
濒危灵长类的保护
青藏高原草地资源管理
生物多样性主流化

CopyRight © 2001-2012 www.ffi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